“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寒假结束,《爸妈辅导作业的日常》还在上演:沉稳理性的爸爸心态逐渐崩溃,温柔可亲的妈妈急得直接抹泪…孩子也觉得特委屈:上学的是我,做作业的是我,不会挨批评的也是我,为啥都是我啊。

“回家过年是所有中国人骨子里的愿望,外出工作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现状。”在深圳务工的湖南人付宏宇说,55岁的他经历过大巴卧铺、绿皮火车的春运时代,现在春运的快捷便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手机订票、刷脸进站、智能服务提示等层出不穷的新科技让他不得不跟年轻人学习更多手机的智能化应用,“‘get’更多新技能,坐车都要方便许多。”他说。